正文 第26章 闯女厕

发布日期:2019-10-04 13:2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房间里传出两人的争执声,我还没找过对象,他们之间的冷热我不懂,如果找了对象就是吵,还不如不找是吧。

  因为我刚才进歌舞厅刚见到她们时,有一个奇怪的意念跳了一下,让我意识到她们可能会遇上某种危险的东西,或者是某个危险因素正在迫近她们。

  主持人以为我要点她们的歌,热情地让我稍等,她们可能去了卫生间,马上会回来的。

  我站在男卫生间外,隔壁的门里就是女卫生间,作为一个男孩是最忌讳跑近女卫生间,容易引来别人的怀疑,一旦别人怀疑你是不怀好意有什么企图,那就很难消除你给人的不良感觉了。

  我假装在水龙头前洗手,放了一点水后就关上,两手搓着,耳朵却细细谛听女卫里的声息。

  等我盯着窗子时没看到什么,但刚刚里面略为一黑,明显有东西从窗前闪过,将日光给挡了一下的。

  卫生间的窗子是装有防钻网的,不可能把头探出去察看。我走到窗子前,把脸贴窗玻璃上,最大限度地向左侧探看。

  看到了,有一个东西在那里晃晃的,酱红色的,那是他身子的一部分,我无法看清他的全部,却看到了他耸出去的半个臀,说明他就在女卫窗外的墙上。

  另一个声音在急急地提醒我:“喂,你不要进来啊,这里是女厕,你有事找我们,就到外面去等,我们一会就出来了。”

  我想起白天骄卧室里的那一幕,他钻进卧室抱着人偶,完全是旁若无人的,我相信当时他是能感知我就在隔壁,甚至就在他后面看到他了,他仍抱着人偶陶醉在他自己的世界里,后来他又出现在白圆圆办公室外,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,有没有可能他就窜进来欺负白圆圆呢。

  现在他出现在了拿卡迪三楼的女卫窗外了,而且还似乎要扒窗子,那种危险性已经很明显了。

  其中一个在反驳我:“我们还没好呢,好了当然会出来的,你为什么要催我们呢,你是男的难道想到女厕里来解?”

  另一个在提醒,“姐姐,他是个氓流吧?他要是冲进来怎么办?还是快点打个电话叫人吧。”

  其实我对女卫并不陌生,我在盛茅公司当杂工,打扫厕所不分男厕女厕的,女厕也不是完全敞开,里面有一个个小格间,女人进去后会把小门拉上再销上,外面是拉不开的,而且这种门的设置很周到,不怕氓流耍小心眼进行偷看的。

  所以在公司搞卫生时,那些女员工要进来如厕也对我这个清洁工无视,我在小格外面拖地,她们在小格里面蹲着,两不影响,谁也不会认为我是个男的就对她们不怀好意。

  可是现在不是在公司,我不属于这里的员工,更不是专门负责清扫的杂工,我冲进去就是非法的,搞不好真被她们当成氓流。

  他一只手攥着窗框,另一只手在扒拉着防钻网,防钻网的材质是铝合金,每个网格的大小伸不进一个拳头,而在他的扒拉下居然已经出现一个篮球大小的破洞。

  不过里面的铝合金窗户也只开了十公分的一条,那是第二道防护,那个防钻网上的破洞足以让他钻进来了,他把右手伸进来要拨开窗户。

  我扑到窗子前向外张望,他跳到对面一座楼外墙,那里有一个空调外机,他蹲在外机上,然后回头打量着我。

  我朝他扬了扬拳头,也不知他能不能理解我的意思,我是警告他不要再留在城里,不要试图攻击女人,不然我的拳头不答应。

  他转过头好像在思索,就在这时他蹲着的空调外机旁边的一个窗子打开了,里面灯火通明的,有个人伸出头来张望,也许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想观察一下。

  女子猛见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扑来,吓得后退,窗口的位置等于更是洞开了,干货直接就扑进窗去了。

  而这时我身后的两个小格子也开了,寒衿和暖衿几乎同声从各自的蹲位跳出来,她们不约而同地叫出来,“原来是你?”

  她们都靠近窗口向对面张望,对面那幢楼离本楼间隔不到五米,那个窗口比这边卫生间窗口低一层楼,所以从这里恰好可以居高临下通过对面窗口望见屋里的一部分,只见那个干货正把女子扑倒在地板上,做着叫人不忍直视的动作。

  另一个当然是姐姐寒衿了。寒衿摇着头说:“我跟你一样蹲着,怎么会看到呢?”

  我提醒道:“我在外面大声叫你们,就是因为我在隔壁男厕所的窗子里已经看到他了,他从那个窗子前闪过,我就知道他是冲着女厕来的,所以我才在外面叫你们快点出来,可是你们却不当回事,还骂我是氓流。”

  暖衿嘟囔道:“你叫那么响,我们又不知道出了啥事,当然不会听你了。你怎么不直接说外面有个东西要进来?只要那里嚷嚷的。”

  这时对面传来一阵怒吼声,有女人也有男人,我们三个又靠近窗子张望,发现屋子里有了更多的人正在与那个干货搏斗,干货从窗子里跳了出来。

  而我却要盯紧干货,看他下一步会是什么动作,他回头打量我几眼,就沿着墙往上攀去。

  我匆匆跑出卫生间,姐妹俩还在外面走廊里,一个蹲着,一个站着,都是极度惊吓的样子。直播2019开奖记录开奖结果